香港著名設計大師陳偉璇:天生就是被世人誤解的變色龍

來源:視覺同盟    時間:2012-08-31    站內收藏

變色龍似乎不是一種很受人們待見的動物。也許是從契訶夫的筆墨開始,它就成為了“沒有立場、原則,趨炎附勢、見風使舵”的代名詞。然而,當聽到來自香港的大師級品牌設計師陳偉璇以變色龍來比喻自己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世人對變色龍的誤解,一如世人對設計師的誤解。

香港著名設計大師陳偉璇
圖1:陳偉璇

人類社會其實與動物世界沒有兩樣


鐘情于野生動物生態的陳偉璇多年來就迷上了國家地理頻道( National Geographic)的動物紀錄片, 發現每種動物鮮明的生存本能與人類世界不同的求存方式不謀而合。譬如皮堅肉厚的鱷魚,擁有一擊必殺的攻擊力,卻喜歡鬼祟偷襲;身型龐大外表嚇人的禿鷹,明明擁有一定的獵食能力,竟偏好被遺棄的腐肉。碩大無朋,可一腳踢斃獅子老虎的大象又與世無爭;身懷厚甲,連大白鯊都拿它沒辦法的老海龜,能長年在大海中無憂無慮的生活,令人羨慕,可是數量極少,幼龜存活率少得令人擔心……
對人生的感悟,陳偉璇覺得是透過習慣將心比己的思考模式。當時還在念中學的他開始覺得,人類社會的生態圈,其實和原始森林中的動物世界沒有兩樣。“直到現在,我依然堅持當時的觀點。沒有任何人為因素、不帶一絲包裝與煙幕的原始生態系統,其實更能體現現代商業社會的生態現狀—無論是相輔共生還是生死相搏,其實都只是出于對生存與發展的原始欲望,只有平衡,沒有好壞。”
 

第一次創意天份被認可

因入學年齡早,永遠都是同級中年紀跟個子最小的一個,從小便飽受欺壓與譏笑的他,決定要洗脫這個弱小形象,做個獅子老虎好了。于是,年少沖動的他就很想盡快離開他討厭的校園生活,急匆匆地投身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香港一家大型連鎖眼鏡店中擔任銷售。他的洞察力與機靈的銷售技巧經常成為傳遍整個集團的話題。在同事的眼中,他無比豁達,卻無比執著,即使在店內沒有客人的時候也不閑著,喜歡一個人跑去整理櫥窗內的擺設。有一次碰巧總經理到店內巡視,看到新的櫥窗擺設就立即喜歡上了。隨后,總部竟發來一紙通知,使陳偉璇變成集團內唯一負責櫥窗擺設的專職“美工”。他從工作上得到了認同與滿足感,更發覺當人能活出自己,對人真誠便能得到真正的快樂。生命中從未出現過的尊重漸漸令他忘記小時候的遭遇。同時發覺獅子老虎雖然厲害,擁有令人敬畏的地位,卻孤獨無比。如果因為怕被欺負最后反而去欺負人,陳偉璇認為這是一個本性被召喚的現象,根本是自身對權勢與欲望的驅使,與他人無關。所有生物都有想表現自己本性的基因,不能理解也不可能改變。正如有人竟然夠膽殺人卻怕死得很,有人卻寧愿自殺也不喜歡跟人起沖突。他補充一句“獅子老虎很是兇猛,但肚子不餓的時候還是很好相處的,只是他們什么時候肚子餓就不知道了。”

往后幾年的工作經驗中陳偉璇也一直有碰到兇惡狡猾的人,對自己定位也真的曾經有動搖過。當好人實在太累太吃虧了,但越是這樣想就越發覺自己身上似乎確實缺少了作為獅子、老虎的特性——既沒有鋒利牙齒、又沒有將人活剝生吞的狠勁。

剛到美留學的時候,他并沒有選定學系,好像是想一下子補回失去的上學機會一樣,文理科目統統照選。同時,也希望通過各科的學習成績尋找更適合自己發展的方向。然而,兩年后,結果所選科目成績均為A等。正在為擇校、擇系而煩惱的陳偉璇陪同朋友參加了一個藝術學院的畢業展。“在那個畢業展上,我仿佛回到了離開多年的故鄉,每一件作品都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感覺像長期在飄浮的小船看到陸地那種興奮。參觀之后,我就下定決心把所有文理科統統拋棄,重新修讀藝術設計!”

要入名校,就要達到該校的入學要求,美術的基本工更必須到家才有機會。半途出家的他, 只好從學畫雞蛋開始。陳偉璇用了大半年時間磨拳擦掌,在學習過程中曾因英文對話帶有口音而被老師拒之門外。此事對他打擊甚大,令他堅決縮短準備時間,并立志只限自己申請一次,否則便放棄學業回港。在這種“不成功便成仁”的壓力下結果一次性成功進入聲名顯赫的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正式修讀廣告系。

2005年,回港開創BONE idea tailoring,隨即為港中旅集團與芒果網進行換標。
2006年,任香港彩福飲食集團品牌顧問,開創香港婚宴變革風暴。
2007年,任香港國美電器品牌顧問。
2008年,任中國國美電器集團品牌顧問,主導國美成功換標并統一全國門店形像。
2009-10年,主導彩福集團升格為譽宴集團。
2011年,負責香港耀才證券集團上巿前換標并統一形象。
2012年至今,協助多個國內外企業鞏固品牌發展。

香港著名設計大師陳偉璇
圖2: 陳偉璇主理過的企業品牌


自此之后,陳偉璇正式開啟與大陸企業的品牌設計之緣。許多有魄力、有眼光的大陸企業家,紛紛找到他,為品牌的長遠發展,尋求品牌設計的幫助。“其實大陸的企業,比香港企業更具有發展潛質,他們的發展步伐更快、巿場大,不像香港企業那樣受到太多制約。但在長遠發展上,大陸企業卻往往只關注價格的競爭力,忽略了打造品牌能令產品增值的成效。所以很多企業在快速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同行技術與價格競爭力差不多時,往往出現瓶頸,停滯不前,結果演變成價格戰。以品牌設計為大陸眾多具有廣闊前景的發展中企業提供長遠發展的必要助力,就是我來大陸發展最重要的意義。另外,我也很注重在和企業合作中對于發展理念、尋求未來發展愿境方向等的共識,其間我遇到許多志趣相投、擁有國際視野的企業家朋友。能陪伴協助國內有潛質的企業走向國際,正是這些年在大陸發展讓我樂在其中最重要的因素。”

香港著名設計大師陳偉璇
圖3:2012年,應美國頂尖私人影院之父Theo Kalomirakis之邀出席國內首屆“國際頂尖私人影院設計論壇”


從盲目追逐到如魚得水,回首這段“九曲十八彎”的發現自我的旅途,陳偉璇每每感嘆:“每個人天生都注定是‘社會生態’中的一種動物。你要做的,不是去刻意扮演某種動物,而是去發現自己究竟是什么。”
其實老早陳偉璇身上已有著成為一名設計師的明顯特征:首先是對美學的天賦:除了青年時擺設櫥窗受到高度肯定外,早在兩三歲時學寫字,就對文字筆劃和紙張留白的比例格外留意,不停嘗試在“白紙”和“黑字”的正負空間中取得平衡。其次,是追求完美,包括對細節的執著以及對責任的重視:中學時到臺灣新營市念書,住在宿舍里的他,總是把每周評選一次、全宿舍唯一一塊“模范寢室”獎牌長期掛在自己的寢室門口。“當時十二人共處一室,我對宿舍打掃的要求除了清潔衛生、物品擺放整齊外,甚至包括氣味,每人掛毛巾的每角落都要對齊。”最后學校以為了其他人可以享有同樣榮譽為理由,勸服了陳偉璇自動放棄今后拿獎牌的機會,并大幅降低了衛生評審標準。雖感無奈,但16 歲的他已經開始明白,其實堅持做好自己已經足夠,要求比大部份人高應該是件好事。

世人對變色龍的誤解


陳偉璇工作室中養有一條變色龍,他坦言,之所以喜歡變色龍,是因為他覺得他和變色龍在本性上有很多的共通點,“無論是文學意義上的‘趨炎附勢、見風轉舵’,還是對變色龍變色能力是一種‘保護色’的認知,都是對變色龍極大的誤解。事實上,變色龍身上的不同顏色,是內心不同情緒的表現。變色龍其實是自我得有點高傲,遇到狀況就會默默步開,盡量避免和別人起沖突,蠻君子的。可是身上顏色鮮艷,怎樣低調都很難不惹人注目。最諷刺的是現實中的變色龍其實是寧死不屈的。變色龍因為不滿意生活環境與待遇而絕食自殺的個案比比皆是,它們不會像小狗一樣為生活而去刻意奉承,絕對與世人認為的見風轉舵剛好完全相反!說回來坊間又有多少所謂的設計師可以像變色龍般自我,立場與其顏色一樣鮮明,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隨著設計業務的不斷擴大,以及對各類企業接觸的不斷深入,陳偉璇越發堅定地認為每個企業、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的“社會生態”屬性。“譬如鯊魚,大家都會認為它們是危險的動物,即所有鯊魚都普遍被打上了‘危險’標簽。事實上,有個別鯊魚品種其實是沒有鋒利牙齒、對人類完全不構成威脅的。但很多企業正是被這種無法區隔的、模糊的品牌印象所害。如何讓大家對品牌形成清晰的印象,為品牌樹立獨具一格的品牌個性?這就需要我們深入骨髓地研究它、發掘它。我所開創的BONE idea tailoring正有此寓意。這個時候,變色龍的特質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們喜形于色、對自己不認可的人和事物從不刻意討好。這種看似不太世故的性格,卻是能使內心感受零障礙地創作的最好特質。”陳偉璇笑著說:“若不是擁有變色龍的性格,對客戶溝通素質的重視,和對自己的操守與作品長期保持不妥協的態度,如果只向錢看的話,老早已發了大財,炒賣房地產去了。”
 

本文來源:視覺同盟

關鍵詞: 設計師 陳偉璇 
作者:selin
相關閱讀
    正在加載...
天津快乐10分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