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社交的藝術家能成為大師嗎?

來源:中國設計在線    時間:2019-05-16    站內收藏

埃斯沃茲·凱利作品

埃斯沃茲·凱利的作品雖然往往是一些極其簡單的純色幾何,卻總讓人們過目不忘。作為戰后美國藝術發展的決定性人物之一,他探索出了一種美國抽象風格的繪畫,被譽為“20世紀最后一代抽象藝術大師”。在上世紀抽象藝術史中,埃斯沃茲·凱利究竟充當了怎樣的角色?

=========

▲「 不愛社交的畫家 」

2015年,埃斯沃茲·凱利(Ellsworth Kelly)離開人世,享年92歲。在眾多西方藝術大師當中,他的名字或許并不為人所熟知,但其創作的抽象繪畫卻總能讓人印象深刻。它們仿佛與“Kelly”一詞有著某種共同的氣質——簡單、清爽的構成與色塊,讓你瞬間對它記憶深刻。


埃斯沃茲·凱利《Blue on White》,布面油畫,217.5×172cm,1961年

關于在抽象藝術方向上的探索,凱利并不希望通過作品承載多么深刻或晦澀的內涵。他這樣認為:“我的作品是用來給人帶來愉悅的,那些顏色和不同形狀間的關聯,給人愜意之感。”

這份輕松也令其作品直到今天,當處于絢爛多彩的當代藝術“海洋”中時,仍舊可以是最為出挑的那些系列作品的其中之一。讓人們忍不住走上前一步,欣賞之余再按下相機快門,將其記錄在自己的視覺資料庫中。


埃斯沃茲·凱利《Red Yellow Blue White》,布面油畫,1952年 


埃斯沃茲·凱利《Méditerannée》,布面油畫,1952年

凱利作品中的這份輕盈,也反映在了他的生活態度中。作為歐普藝術的代表人物之一,埃斯沃茲·凱利雖然一直從事著抽象繪畫的探索,但他卻較少與其他同時代的抽象藝術家們有過多的交流,也并沒有與他們在平日里打成一片。 

埃斯沃茲·凱利(Ellsworth Kelly)

在他去世前的45年中,他都一直生活在美國的小城市斯潘塞敦(Spencertown)。由于頻繁的社交生活會影響自己的藝術創作狀態,從1970年開始,凱利決定離開喧鬧的藝術中心——紐約,選擇搬到距離紐約三小時車程的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做一名繪畫的獨行俠,專注創作。

埃斯沃茲·凱利《Untitled》,布面油畫,1962年 

埃斯沃茲·凱利《Nine Colors》,布面油畫,1951年

凱利這樣不愛社交的性格,可能和他的經歷有些許關系,又或是與生俱來的氣質所致。但無疑,這種精神上的獨立也全部反映在了他的畫作中,人們從中不難窺視出創作者在精神層面上的某種高度潔癖。

埃斯沃茲·凱利《High Yellow》,布面油畫,1960年

1923年,埃斯沃茲·凱利出生于紐約的紐堡。之后,他曾在二戰期間在美國軍隊服役,為第603迷彩工程營設計迷彩紋飾及宣傳海報。在那里,兒時就開始逐漸展現的藝術天賦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施展。退伍后,他前往法國進修藝術專業。在法國的經歷,對其個人藝術的發展起到了最為關鍵的作用。

1951年,凱利在巴黎Arnaud Lefebvre畫廊舉辦了自己的首次個展。從那時起,他真正開始了藝術生涯。

埃斯沃茲·凱利《Yellow over Dark Blue》,布面油畫,1965年

一直以來,凱利都希望觀者在欣賞自己的作品時,不要去過多關注所謂的藝術表現,而是其中的形式與關系。他還將自己的畫作比喻為我們所處世界中的碎片,而他只是將其挖掘并展現出來。

凱利探索出的這種美國抽象風格的繪畫,實際上是他將歐洲式抽象的形態與色彩再次運用并轉化的結果。這些視覺效果上簡潔而清爽的不規則幾何形體,為戰后的美國抽象繪畫風格開辟出了一片前所未有的發展空間。

埃斯沃茲·凱利《Red, Yellow, Blue》,布面油畫,1951年

埃斯沃茲·凱利《Red Yellow Blue III》,布面油畫,1966年

即使凱利常年在小城市進行著自己的創作,卻絲毫沒有影響其作品獲得重要的關注。酒香不怕巷子深,有些人對于他的作品表現出極大的推薦熱情。例如,藝術家亞歷山大·考爾德(Alexander Calder)就曾給不少人致信,讓他們關注凱利的畫作。除此以外,考爾德甚至還幫凱利支付房租。他們在法國時相遇相識,那會兒凱利還不過是個窮藝術家。

1959年,他的作品入選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展覽“十六美國人”(Sixteen Americans),并獲得廣泛關注。1964年以后,他便經常入選卡塞爾文獻展。1973年,其首次回顧展也是在MoMA舉辦的。此外,他還先后在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等多個重量級藝術機構舉辦個展和大型回顧展。

2013年,凱利榮獲美國政府給予藝術家和藝術贊助人的最高榮譽獎——美國國家藝術勛章(National medal of Arts)。在他長達半個多世紀的藝術生涯中,藝術成就碩果累累。


=========

▲「 奧斯丁小教堂 」

關于埃斯沃茲·凱利,還有一座知名度極高的建筑不得不提。那是他為布蘭頓美術館設計的一棟名為“奧斯丁”的石頭教堂,也是凱利生前唯一設計過的獨立式建筑。這座小教堂的意義正在于,除了其簡潔的畫作外,這里成為人們能夠真正走進凱利藝術世界的大門。

埃斯沃茲·凱利《Nine Squares》,1977年

教堂的彩色窗戶中無限透露出凱利在繪畫中一直呈現的藝術風格。它們從畫布上來到了建筑中,當光芒從中穿透時,這些彩色的幾何形體由此便擁有了一種神秘與崇高感。這也是凱利首次嘗試用光線來實現自己的抽象藝術觀念。


埃斯沃茲·凱利,“奧斯丁”的石頭教堂

這座小教堂歐普藝術感十足,在眾多西方的教堂中顯得別具一格,整體展現出一種傳統的羅馬式建筑風格。關于這一點,凱利坦言這是由于當年在戰后巴黎學習與生活時,給他帶來的潛移默化的影響。

當年,在巴黎工作和生活的凱利總會騎車到處旅行,幾乎將法國各處的古建筑都看了一遍。由此,他深深地迷戀上了羅馬藝術,還有拜占庭藝術。

不過,雖然其靈感來自于西方古老的宗教藝術建筑風格,但“奧斯丁”的這座教堂實際上并非與宗教相關的空間,而主要是為了讓公眾可以更好地享受生活,大家隨時前來自由地進行一次思考或冥想。就如同他的畫作,只希望能夠給人帶來愉悅。

=========

▲「 畢加索 & 負面評價 」 

雖然埃斯沃茲·凱利一生中只做過這樣一座建筑設計,但實際上他的許多抽象作品都與建筑元素有著微妙的聯系,觀者不難在其畫作中感受到那些源于建筑局部結構的某種提煉。


埃斯沃茲·凱利手稿

自上世紀60年代中期以來,凱利就開始逐漸在作品中嘗試擺脫畫框的束縛。他經常創作一些完全不規則的幾何形體,并且整幅畫作或者說是裝置,都是基于這些幾何形體本身來完成的。所以,人們很難嚴格地將其創作定義為繪畫,還是雕塑或裝置。


埃斯沃茲·凱利《Red Blue Green》,布面油畫,1963年

值得一提的是,在凱利多年的藝術探索中,他一直在避免以及拒絕著外界用色域、硬邊又或是極少主義來定義其藝術。在他看來,是畢加索和馬蒂斯啟發并影響了他們這些后輩藝術家。“我覺得畢加索讓后來的藝術家們看到了應該如何創造出一幅畫。”他曾在采訪中這樣說道。


埃斯沃茲·凱利《Blue Ripe》,布面油畫,1959年

戰后,凱利有一段時間在波士頓學習藝術。那時的他根本接觸不到任何抽象藝術,學校在畫的也幾乎都是人體寫生。當時,他和朋友會經常搭順風車去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研習巴黎藝術家的作品。也正是在這一時期,畢加索的作品對他產生了深遠影響。

從1948年開始,凱利在巴黎生活了六年,在巴黎國家美術學院學習。到法國不到半年,他就立志不要成為一個寫實派畫家。因為他進一步意識到,假若重復畢加索這樣的藝術家的探索是不具價值的,而他需要找到如何創造一幅自己的畫。于是,他開始尋找跳脫出畢加索藝術思路的方向。

埃斯沃茲·凱利《Spectrum IV》,布面油畫,1967年

毫不夸張地說,正是法國的這段經歷徹底改變了凱利的藝術風格。他在那里逐漸受到讓·阿爾普(Jean Arp)、康斯坦汀·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等藝術家的影響,開始摸索出其獨有的藝術語言。

除此之外,凱利還根據藝術探索的需要而進行著自己的藝術收藏。例如,威廉·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弗朗西斯·皮卡比亞(Francis Picabia)等人的作品都在凱利的收藏之列。 

但關于凱利的作品,一直以來也有許多反面的聲音。他的作品曾受到來自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約翰·卡納迪(John Canaday)等藝術家的負面評價。

有一次在展覽上,唐納德·賈德和凱利各自有一幅畫作參展。賈德看完他的作品后說,這不過是運氣好才能產生的想法,還說那是過時的歐洲藝術。所以凱利一直也對賈德的想法表示不屑一顧。

埃斯沃茲·凱利《Cite》,木板油畫,1951年

 
埃斯沃茲·凱利《Three Panels: Orange, Dark Gray, Green》,油畫,1986年

但無論是藝術還是生活上,凱利似乎都由始至終地展現著他的別具一格。人們甚至很難想象,一位創作如此極簡風格的幾何抽象畫家,其最具顛覆性的藝術啟發竟然是從畢加索的藝術中萌發而來的。更令人敬佩的是,當他面對同時代眾多藝術家的質疑時,依舊毫不動搖自己的藝術態度。

這些許許多多的“難以想象”,無疑造就了埃斯沃茲·凱利與眾不同的藝術探索,使其最終成為了第一代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美國藝術家。



原創: 張婧雅

來源: 時尚芭莎藝術微信公眾號

本文來源:中國設計在線

上一篇:返回列表
關鍵詞: 社交 藝術家 大師 
編輯:cdo
相關閱讀
    正在加載...
天津快乐10分中奖